【于远】花的远行(1)

OOC!  OOC!  OOC!

非常重要所以说三次!

非常的流水账

大纲因为太全了所以我自己偷偷锁掉了

其实大纲写的比正文好看

非常多自娱自乐的意味

带了自己喜欢的cp玩(带了一点点一点点的叶蓝韩张黄喻周江)

时间线混乱

有个非常混乱而巨大的世界观但是懒得写

其实也只是个小花园里的俗套言情故事

群作业...看到死线快到了所以就...

【今天真的非常非常倒霉所以就想着一定要和邹远小天使多亲近!(什么鬼!)】






于锋是主动要求调去那个偏僻的花园任职的。

同僚对他的举动表示了不理解,就连郑轩那个一天到晚喊着压力山大的家伙也丝毫不赞同于锋放弃骑士团二把手的位置反而要去做一个毫无前途可言的花园看守。

但是于锋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


其实这个花园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荒凉,虽然平常没什么人路过。但是花园里的花一点都不少,而且里面的小路弯来弯去巡视一遍也要小半个小时。


于锋是骑士团里少数使用重剑的人之一,虽说是骑士团但也不是一定要骑马对吧。于峰平时的攻击方式狂暴基本走的是狂剑士这一路线。只是最近…于锋觉得自己,可能是遇到了瓶颈。

 每一剑挥出都觉得少了什么,重剑特有的击打感也无法弥补那一瞬间的空缺。

 扛着重剑巡视花园的于锋忽然听到了不同于风的声音,立刻警觉起来。

“谁?!”

一个少年扶着树慢慢探出头来,轻盈的身体和背后隐隐露出蜻蜓一样的透明翅膀,明显的表示了这位少年并不是人类。

 

“你好,我是被国王委任前来保护这里的骑士于锋。”

 “你……你好,我是守护这里的花精邹远……”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知道有精灵这种生物的存在,不过于峰也非常讶异于这个偏僻的花园居然有守护精灵。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打扰你的...只是你...这把剑...”

“恩?我这把剑有什么问题吗?”

于锋把重剑平放下横在了邹远和他之间,就这么坐了下来。

邹远犹豫了一下,也坐了下来。

“上一位来这里的骑士也是背着这样一把重剑。”

“哦?是谁?”

“很久以前了,他停留的时间不长。而且那个时候我还很小,是前辈一直在和那位骑士一起,我只是远远看着。”

于锋一副兴致勃勃准备听故事的样子让邹远有点紧张,这是他第一次和除了花园里其他精灵以外的生物说话。

“恩...后来前辈就和那位骑士一起走了。”

“这算私奔了??话说你这位前辈到底是谁?”

“诶?算...算是吧...?前辈是曾经守护这里的花精!我是跟着他长大的。我...我就是想问你这个...你以前去过其他地方吗?有...有没有见过一个背着和你一样的重剑还带着一盆玫瑰花的骑士?啊...不对...现在的话前辈可能可以离开本体了...”

“你想找他回来?”

“...并不是...他走前说过等他看够了外面的世界就会回来。”

“那你想不想出去?”

“想...但是我...”

邹远抬头看了一眼,他的本体是一株白玉兰,小时候小小小的一棵还非常好移动,经常被前辈带着在花园里到处移植,说是要给他找个最好的位置。

现在想移植也必须要三四个人来帮忙了。


于锋跟着抬头,看到了郁郁葱葱的白玉兰。

“那你要不要听听外面的世界。”



微草的国王有一对大小眼,领养了好多小孩,不过最近听说其中一个小男孩离家出走了。


轮回的国王不说话,不是说他是哑巴啊,只是说话说的很少很少,不过他有个非常优秀的副官。


霸图在非常寒冷的北方,不过那边的民风特别彪悍。他们的国王长着一副钱包脸,黄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差点把钱袋交出去了。他们的神官有强迫症,每天必须准时睡觉,以致霸图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战斗力都会非常强,为的就是让神官早早回去就寝。


兴欣有个没下限特无耻的国王,知道吗?!我们蓝雨本来有个性格好能力强的小文官,硬生生被那个没下限的国王拐走了,黄少叨念了好久要找他PK。这个新生的国家到处都是奇奇怪怪的人,也不知道哪个温柔的小文官能不能适应。


每天,于锋巡视完了花园便会在一株白玉兰树下坐着,等着邹远出现,然后和他说自己跟着黄少出征的那些年里所遇到看到的事与风景。


在于锋的故事中和邹远的等待中,度过了春季的花繁似锦,熬过了冬季的落花狼藉。两个人的心里或许有不同的感情默默发了芽。



TBC



其实感觉应该没有下文了!!

但是群作业要4000字我觉得我写不出!【X

其实也根本没人看的啦!


ps:私心求一发

有没有太太去杭州O的啊!窝想粗花繁似锦...想要一个新双花的落花狼藉或者小邹远;v;

评论
热度(18)

© 安然残光 | Powered by LOFTER